ub8注册首页-00后都在追的生猛真人秀,看一集就被这对夫妻圈粉了

2020-01-10 16:29:29

阅读(1896)

ub8注册首页-00后都在追的生猛真人秀,看一集就被这对夫妻圈粉了

ub8注册首页,当我们还在踌躇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的时候,有一对夫妇已经出发在路上,活出了许多人向往的模样——

《我们的侣行》

《我们的侣行》是“侣行”系列旅行真人秀最新一季。

从13年到现在,“侣行”系列共6季,每一季评分都在9分以上。

和一般的国产旅行真人秀不同的是,这是个“三无节目”:无明星大牌、无娱乐作秀、无戏剧撕逼。

它有的,只是一对疯子夫妻。

张昕宇,他有个“270”的外号,来源于他曾经的体重。

而现在,“瘦”下来之后的他,长这样——

梁红,270青梅竹马的妻子,特别爱笑,不论是采访、还是旅途中,时时刻刻都会发出爽朗的笑声。

为什么说他们是疯子夫妻?

因为他们身家千万,却放弃安逸的生活,以倾家荡产加玩儿命的方式环球旅行。

看看他们之前去过的地方——

在战火纷飞、海盗遍地的索马里,枪声是这个国家最寻常的背景乐。

梁红有次为了拍照落单,一转身竟被几十只黑洞洞的枪口包围。

在世界上最活跃的活火山之一马鲁姆火山,张昕宇执意要去这个世界最活跃的火山口插上一面中国旗帜,梁红在直升机上拉着绳索。

下降没多久,对讲机就被酸雨冲走,漫长的失联,脆弱的绳索,活跃的火山岩浆……

还有梁红的生死相随:“老张如果发生危险我也不走了”。

在出过重大核泄漏事件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,进入需要和乌克兰签生死状,一切后果自负,可能导致五年不能生育。

在毒品的天堂银三角,他们探访最有名的杀手,13岁入行,十年来杀过的人不计其数。

在他眼里,人命就是用来换钱的。

也许一个细小的动作被对方捕捉到,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。

最新一季,他们深入哥伦比亚贫民窟直面黑帮家族。

在狭小昏暗的屋子里,被十几个蒙着脸的杀手团团围住。

看过这些,你就知道,他们说可能死于路上,并不夸张。

看到这里,你心里可能也有一个问好越画越大:他们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这样的侣行?

二位这是吃饱了撑的?

事实上,张昕宇和梁红的确是钱多给闹的。

曾经的夫妻俩,与许多人对“土豪”的刻板印象,并无二致。

夫妻俩在节目中谈及他们的发家史——

张昕宇利用自己的机械知识,学会了做豆腐机。本来他们是要卖豆腐,没想到有人跟他们订机器。不久,他们就靠卖机器赚到了100万……

到2008年时,两人靠主营的珠宝生意已经赚了千万身家,俨然暴发户。

转变始于一次意外的经历。

张昕宇说,去之前,他想的是救人,到了才发现,能做的只有挖尸。

有一次,他要从倒塌的楼房里帮一位父亲挖出她女儿的尸体。在操作凿岩机时,他一不小心,让钻头划入了那女孩的身体。站在一旁的父亲没哭,也没怪他,语气特别平静地跟张昕宇拉家常,说咱家姑娘今年22岁了,刚毕业不久,找了份工,做得还挺好,三个月实习就转正了,分到了宿舍。

在当地中学,他看到满操场孩子的尸体,死人太多,红白条纹的尼龙装尸袋不够用,就用席子、破布盖着。有人给这些尸体喷消毒水、撒石灰,装袋,运走,烧,埋,埋完以后,再撒一层消毒水。

生命就这样消失,像从未来过一样。

地狱般的景象,数不清的生离死别,他们被迫停下来思考:后半生该怎么过?

是继续挣钱呢,还是去做点想做的事情?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又是什么呢?

梁红说:

“我们都认为我们还年轻

等我有钱了 我会去完成我的梦想

(但)说不定我哪天这人就没了

那你就什么都没了”

然后他们决定,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说过这话的人,多了去了,做过的人也不少。

可为什么就他们偏往危险的地方去呢?

因为靠近死亡的地方,也会出现超脱和重生:

在索马里他们见过一个小男孩,他的家人在不久前的一次恐怖袭击中全部遇难,他的双腿被炸断,腐烂到生蛆,但小男孩的脸上依然有笑容。

“他怎么笑得出来啊?”不解的他们问当地向导,向导转述了小男孩的一句话:“至少我还活着。”

因为靠近金钱的地方,反而满目痛苦和贫穷:

秘鲁的天空之城,塞罗德帕斯科。

400年前,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金矿、银矿,现在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铅矿。

按道理,本该是个最繁荣的地方。

但在400年的狠挖猛采之后,矿藏没了,留下的是诸多黑暗难填的“深坑”——

人口贫穷、受教育程度低、犯罪横行。

整条街的赌场、妓院、脱衣舞厅,弥散出垃圾与毒品的味道。

这,是你想象中的天空之城吗?

资本带走了所有它们能带走的,甚至是水和空气。

过度开采,造成循环伤害,所有水源的铅含量严重超标。

7万人口,40%的人因为环境问题,患上了不可治愈的铅中毒。

“每一口呼吸,都是战斗。”

同样,越靠近极点,也越温暖——

2012年1月,两人正式开始环球探险,第一站选在了位于北极圈的“寒极”奥伊米亚康。

这是张昕宇有意的选择。

“梁红陪我走过了生命中最难的日子,现在还陪着我重新选择另一种生活。我2008年的时候就决定要送她一份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礼物——在北极求婚,在南极结婚。”

于是,在奥伊米亚康零下71.2℃纪念碑前,张昕宇把戒指套在了梁红的无名指上。

“因为气温太低,戴戒指的时候,还粘掉了我一点皮。”梁红笑着回忆。

2014年2月25日,张昕宇和梁红在南极长城站前举办结婚仪式。

张昕宇送给梁红的结婚礼物是德国、波兰、瑞典、加纳四国领导人给他们发来的结婚祝福。他们的爱情就像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祝福里所写的:“爱情,不是终日彼此对视,而是共同瞭望远方,相伴侣行。”

这对夫妻谈及为什么旅行时说:

“走在路上时就会去思考人存在的意义,生命的价值,这些平常聊起来觉得矫情的事,在旅行中会慢慢找到答案。”

张昕宇说相比拍摄到的素材,播出来的只能说其中的1%。也就是冰山一角。

比如在中东,太多超乎大家想象的故事:“妻子抱着丈夫的尸块,下葬时还在发愁怎么把尸体凑齐。怎么往外播?我播不出来,太残忍了。”

播出来的那1%,张昕宇认为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:

我们在多么黑暗的地方,都能找到一束光;

我们在被几十颗导弹轰炸后的巴格达核反应堆旁的底格里斯河边,看到花开出来了;

索马里孩子腿都炸烂了,他还笑得出来,他笑的原因是,他还活着。

你问菌菌为什么看“侣行”,我想这大概就是原因吧。

热门新闻

最新新闻